灣家人,喜歡貓的學測戰士。

涉略 - 全職高手、特殊傳說、吾命騎士、排球少年、冰上的尤里、Seventeen、niconico、劍俠情緣參

【原創】Aki。 00~05

安安。

第一次在樂乎發文獻給了自己兒子呢

討厭啦私心甚麼的才沒有喔#

←OK嚕主是個SJB別理他


  • 此篇傻白甜注意

  • 非人類的設定注意

  • 私心多注意

  • 1V1注意

  • 神進展速度注意


-----------------------------------------------


00。

 

  那是一個雷雨交加的夜晚。

  參加大學社團而前往森林裡頭踏青的六人在裡頭迷了路,頂著風雨,就在眾人都快要撐不下去的時候,柳暗花明般的出現了一棟兩層樓高的歐式建築。

  也不去顧及危險或是有沒有屋主,幾人推開了華麗的朱紅色大門,甚至在裡頭洗了個澡,最後留在大廳討論接下來該如何行動。

  就在這時,門被緩緩的推開來了……

  「!!」

  那是一只紫色頭髮,頂著一對白色長耳朵的……

  「兔子?!」

 

01。

 

  「……」提著一個草編的小袋子,紫髮的小兔子濕透了的耳朵晃了晃,呆呆的看著坐在大廳沙發上喝茶的等人,欲言又止。

  然後居然哭了。

  「欸?現、現在是怎樣啊?這個小東西怎麼哭了?」亞麻色頭髮的少女緊張的站起身來,著急的左右來回走動,卻不敢往小兔子的身邊走去。

  ……其實,要說是兔子,倒不如說是一個小男孩的頭上有著一對耳朵。

  男孩穿著一件單薄長袖上衣,還有褲底在膝蓋上方一點點的黑色飛鼠褲。白皙的小臉帶著微微的紅潤,而一顆顆豆大的淚珠順著嬰兒肥的臉頰滑落,和頭髮滑下的水珠交纏在一起。吸著小鼻子,嘴巴發出嚶嚶的哭泣聲,看著好像快喘不過氣了。

  「是啊,我們有這麼嚇人嗎?」坐在最角落的褐髮少年抓了抓頭,顯然不在狀況。

  幾人左一言右一語,終於,隊中最有代表性的人物站起身,走到了小男孩的身前,盡量放低音量,溫柔問:「小朋友?你怎麼哭了?要不要先進來?」

  「對、對不起……我走錯房子了……」說著,轉身就要跑走。不過小東西顯然累了,一個華麗的轉身差點就要來個四腳朝天的大摔跤,不過溫柔的少年反應快,順勢接住了他。

  「嗚嗚嗚,對不起……」

  「這小朋友看起來膽子真小,真是符合了他頭上那耳朵的存在,和兔子一樣怕生啊……」剛才那個褐髮的男生小聲地開玩笑,結果聽在小男孩的耳裡卻是驚天動地般的斥責,隱約還可以看見毛都嚇得豎起來,連忙在溫柔少年的懷裡掙扎著往外逃。

  「優特,你給我閉嘴!」亞麻色少女在褐髮少年的頭上留下一個暴戾,然後也跟著走到溫柔少年的身旁,安撫著小男孩:「小弟弟,你別怕啊,我們不會傷害你的……」

  「等一下,這房子該不會是你的吧……」另外一位黑髮少女也跟著來到了小男孩的身旁,理性的她到底還是有拼湊出些眉目。

  「我、我不知道,可是這裡和我家、我家、長得一樣……」稍微冷靜下來的小男孩聲音依然有些哽咽,一邊說著一邊抖了抖耳朵,看得溫柔少年一陣心癢。

  挺可愛的……他心想,不過臉上還是保持著風度翩翩的模樣。

  「啊,這、這裡是你家沒錯啦……」身為擅自闖入的等人突然一時找不到說詞可以和這個神經有些大條的小男孩解釋。

  「你並沒有走錯地方,只是我們在森林裡迷了路,又遇到了這場大雨,擅自闖入了你的房子,並且用了房子內的衛浴設備,實在很抱歉。」終於還是溫柔少年一邊說著一邊忍不住摸摸小男孩接近黑色的紫髮。嗯,雖然有點濕冷,但是依然可以摸出來那軟軟的髮質,打理一番應該十分不容小覷的可愛……

  被摸頭的小男孩抖了抖,隨即有些享受的瞇起了帶著淚珠的大眼睛,並且忘溫柔少年的懷裡鑽去,之後便睡著了……

  「哇靠,三分鐘愉修教你攻略小正太嗎這是。」褐髮男子驚呼。

  「閉嘴,優特。」黑髮女子瞪了他一眼。

  「是啊,吵醒小朋友就不好了。」亞麻色頭髮的少女附和道。

  「……所以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剛睡醒的金髮少女揉了揉眼睛,搞不清楚狀況的看著愉修懷裡的萌物,眼睛瞬間變得閃閃發光,「愉修愉修愉修!那個是什麼?我也要抱……」

  「都安靜點,現在應該是幫小朋友洗個澡吧?」在這裡年紀最大,大四的學長笑著催促。

  ……

  現場一陣沉默。

  「我對照顧小朋友不擅長的啊……」

  「加一……」

  「加二。」

  「加三!」

  愉修和現場年紀最大的學長對視了眼,認命地起身去幫小男孩洗澡。

 

02。

 

  「沒想到還真是隻兔子啊……」看著小男孩屁股上頭的白色小圓球,文苳挑眉,然後面無表情的繼續動作。

  愉修也是一樣一臉的淡定,但是內心卻是翻起了滔天巨浪──因為他是正太顏控。

  其實小男孩並不在他的喜愛範圍,他也只是單純的喜歡小孩子……

  男孩的身高大約一百四十幾上下,嬰兒肥的臉蛋讓他看起來像是個七、八歲的孩子。白裡透紅的皮膚滑嫩,睡顏毫無防備的模樣讓愉修的父愛滿滿的溢出。

  不過說是父愛,倒不如說是單純的喜愛……

  「這孩子挺輕的,不曉得為甚麼會在這種地方。」剛剛抱過男孩身子的愉修忍不住有些意猶未盡,同時有些疑惑。

  這麼小的孩子怎麼會一個人在森林裡生活呢……

  兩人合力在眾人的目光之下將小男孩洗了個乾淨,然後送到了大廳。

  大廳的一面牆上有爐火,愉修抱著男孩坐到了離火源最近的位置,就這麼閉上眼休息。

  其他人看了也只好鳥獸散,各自找個位置閉目養神去。

  第二天早上,愉修是被懷裡的小東西給弄醒的。

  一睜開眼睛,愉修就看見一對明亮的紫色眼睛發著閃亮的光芒看著自己,差點被萌的噴鼻血。好不容易將心中的熊熊烈火給滅了以後,啞著聲問:「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叫Aki!葉麒殿下都叫我小秋!」咧嘴傻笑,小秋很明顯的對愉修的第一印象挺不錯的,兩隻白嫩嫩的雙手緊緊的抓著愉修的衣服不肯放開。

  「小秋啊,你說的葉麒殿下是誰啊?」摸摸小秋的頭,愉修看著那雙小手的眼神很是滿意。

  「媽媽說,葉麒殿下是我們的主人喔!」小秋兩隻眼睛眨呀眨的,然後爬到愉修的身上,往一邊探去,然後又縮回來,「他、他們是好人嗎……」

  看來小秋已經認定愉修是好人了。

  「是啊,他們都是好人。對了,我叫做愉修,看來恐怕得在這裡叨擾你一陣子了。」昨天晚上他們發現這裡的訊號出奇地好,但恐怕團隊的人也在忙著避風雨,而沒有注意到他們的離開,手機也都訊號不良……

  「嗯!我想葉麒殿下應該不會生氣!他很喜歡人類呢。」說著,小秋跳下了椅子,然後興奮的在熟睡的幾人之間穿梭,看起來就像是個因為有了玩伴而正開心著的小孩子。

  如果排除掉他頭上的那對耳朵……

  身為愉氏的三少爺,愉修當然知道這個世界上除了人類以外還有各式各樣的種族,甚至三年前還和那些種族發生了一次延伸到宇宙的大戰。不過在愉修的眼裡,特殊種族可是合作對象啊,哪來的歧視或是厭惡……

  而且眼前的小秋又是如此可愛。

  抹了一把臉上剛長出來的鬍渣,抱起了正在觀察他們行李箱的小秋,輕生在他耳邊道:「先去洗個臉吧。」

  「好!」小秋胡亂的點著頭,然後伸手環住了愉修的脖子。

  「小秋啊,你平常早餐怎麼處理的呢?」愉修摸了摸小秋軟嫩的小臉,吃了把豆腐,「這麼說來,你怎麼好像變小隻了?」

  剛剛看來,這小傢伙從一百四縮水到一百三了啊。

  「因、因為我的法力不穩定嘛!媽媽說我長大以後就會變好了!」小秋的臉微微的紅了,鼓起臉頰就往愉修懷裡蹭。

  「好好……」又好好的摸了一把小秋的小白臉,愉修差點就要湊上去咬一口了。

 

03。

 

  「唉呦我去。」麗卡看著眼前的六人一兔子,不小心爆粗口。

  「麗卡!」小秋揮舞著手臂往麗卡的身上蹭,無奈的麗卡只好放下手中的食物,將他抱起。

  剛出廁所,懷中的發熱體就瞬間跑走的愉修有些不開心,笑著向麗卡打了聲招呼,「妳好我們幾人這陣子可能要暫時留在這裡了。」

  「天啊,原來葉麒殿下說的『重要的事情』就是這個……」麗卡一臉無奈,搖搖頭,「小秋啊,你怎麼這麼粗心,又沒鎖門?」

  「唔,我不是故意的……」小秋慌張的低下頭,有點心虛。

  「算了算了,等等葉麒殿下說會來親自煮一頓飯給客人們嚐嚐。你們昨晚也都沒睡好吧?吃完飯我給你們安排房間,一人房二人房三人房都有,不過在那之前,請好好的向我介紹你們的來歷。」麗卡將小秋放到了一邊的小沙發上,開了幻石裡頭存的影片給他看。

  「妳好妳好!我是愉云!」金髮少女一馬當先,把自家哥哥‧愉修給拉到了身後。

  「我是雪匹!」亞麻色頭髮的少女也跟著搶答。

  「花茗。」黑髮少女點點頭,優雅地笑著。

  「喔喔喔,我叫優特。」正在發呆的優特被花茗巴了一下頭,之後才回過神來回答。

  「文苳。」文苳一直笑著。

  看著五個完全不解釋自己來歷的人,愉修無奈的嘆了口氣,「我是愉修。我們幾個是一區鳶誨大學的學生,因為參加踏青社的活動所以才會到森林裡來。不過很意外的,我們在迷路之後又遇上了大雨,而且目前尚未能夠連繫到學校的同學們,所以暫時借住在這裡,不曉得……那位『葉麒殿下』會不會介意?」

  「你們住不住在這裡的事情,主要是要問我們的小秋大少爺啊。」麗卡拍了拍小秋坐著的沙發,「小秋的父母親是葉麒殿下宮殿之中的高層人士,因為沒有時間陪小秋,所以順著小秋的意思在這裡蓋了這間房子,而這間房子的主人正是小秋。所以也無關小秋的父母,這件事情完全交由小秋做決定。」

  「……」幾人已經無語了。

  「咦?在叫我嗎?」沉浸在卡通影片小世界的小秋被叫到名字,微微的抬起頭來,傻愣傻愣的看了眼麗卡,又看了眼目前自己最熟的愉修,耳朵動了動。

  「乖,繼續看。」愉修摸摸他的頭道。

  「咳咳,我們葉麒殿下向來好客,所以以煮飯為興趣的他大概一分鐘以後會來到這裡,各位不用拘束,我們葉麒殿下向來最討厭別人對他感到拘束了。」麗卡迅速的交代了一大串的事項,然後自己補了句吐槽,「雖然葉麒殿下本身個性十分拘束就是了。」

  「……」眾人再次無語。

  剛好的,朱紅色的大門在此時響起。

  「我來我來我來──」小秋關上了幻石投射出來的影片,從沙發上跳起,衝向了大門。動作一氣呵成,麗卡默默的抹了一把汗,幸好小秋這個時候平地摔的技能沒有展現出來,不然肯定特別疼。

  「業麒殿下!還有蘭研大人也來了!」小秋興奮的白色耳朵都在顫抖著,然後看了看葉麒,再看看蘭研,最後還是往蘭研的身上撲。

  「小子挺識相。」輕而易舉的單手抱住了小秋,蘭研揉亂了他紫色的頭髮,然後扶著葉麒的手,「小心點,別摔著了。」

  「謝謝。」葉麒微笑。

  「葉麒殿下。」麗卡一個標準的九十度敬禮,看得其他五人有些緊張,不曉得是不是也該起身迎接一下這位「主人」。

  雖然剛才麗卡說這間房子的主人是小秋,但是很明顯的葉麒比較有主人的氣勢。何況,招待客人什麼的不是該由主人來做嗎……雖然小秋看起來什麼都不會做就是了。

  至於為甚麼是五人……因為愉修的注意力都放在小秋身上,所以也沒多緊張。

  「別這麼拘束啊,我可還沒繼承王位呢,麗卡。」葉麒蹙眉,走入了大廳。

  「很高興認識你們,我是葉麒。希望客人們會喜歡我煮的一餐。」葉麒微笑著,然後轉身和麗卡一同走進廚房。

  「這人話還真簡短。」優特低聲的自言自語。

  「他長得真漂亮!」愉云拉著愉修的手搖來搖去,然後揉揉自己的肚子,「這麼說來我還真的餓了呢……」

  「幾位請先跟著我到餐廳去吧。」蘭研抱著小秋向幾人微笑著點頭,釋出善意,然後跟在葉麒的身後。

 

04。

 

  「真好吃啊!」愉云和雪匹同時驚呼了一聲,然後狼吞虎嚥地吃著早餐。

  早餐是少見的蛋包麵,葉麒說他現在沒辦法做太繁複的餐點,不過光是這樣餐點,幾人也就大開眼界了。

  「啊,這麼說來我好像有聽過葉麒這個名字呢。」花茗用叉子支著下巴沉思。

  葉麒和蘭研在煮完早餐以後就回去了,麗卡也不打擾他們用餐,做家務去了,甚下的六人家一隻兔子就在餐廳裡大聊特聊。

  而那隻很不安分的兔子因為差點打翻了他專屬的小碗,所以目前坐在愉修的大腿……哭。

  ……原因是他剛才從椅子上摔下來。

  「喔?應該是亞律斯坎家族的人吧?」文苳挑眉,然後微笑角度一點也沒變得繼續正常用餐。

  「難怪,小茗家是開花市的嘛,和草木系的家族有接觸也沒什麼特別的。」愉云附和著。

  「……兔子不是平衡感都很好嗎?」一直默默的看著愉修一邊優雅用餐一邊安慰小秋的優特眼神死的吐槽。

  「人家年紀小嘛,別這樣。」撇撇嘴,愉云鄙視的看了他一眼。

  「這麼說來,小秋今年幾歲啦?」花茗好奇的問,同時也打算轉移下小秋的注意力。

  不然愉修都沒得吃飯了……

  「小、小秋今年十六歲了!」抽著鼻子,小秋伸手想要揉眼睛,不過被愉修拉住。

  「別揉眼睛。」輕聲。

  「咦?才十六歲啊?」愉云驚呼。

  「是人類的樣子十六歲吧?這樣換算起來,兔子年齡還沒滿六個月呢……」

  現場突然一陣沉默。

  不過是十六歲,還是六個月,都還沒成年啊愉修。

  不對,這好像不是重點。

  「小秋啊,你現在這樣總不能不吃飯吧?」無奈的嘆了口氣,愉修目前比較關心這個。

  「……手痛痛。」小秋伸出了擦傷的手,表示他現在不想吃飯。

  「要不我喂你吧。」寵溺的替小秋抹去了眼角的淚珠,愉修端著小秋的小碗,拿起湯匙,「啊──」

  「唉呦,不能忍受啊,才剛認識一天就完全攻略成功是怎樣?我也想要這種技能啊。」雪匹一臉悲愴的抹了一把老臉。

  「單身狗哈哈哈哈哈哈。」嘴巴塞得滿滿的優特嘲笑。

  「優特,乖乖吃飯。」文苳笑。

  「……」優特差點忘了,他的「戀人」就是身旁的學長大神啊。

  「什麼是單身狗?」小秋嚥下了愉修喂的一個蛋,天真問。

  「……別聽那群人講話,沒營養啊。」愉修笑著摸摸他的頭,然後默默的送給優特一個冷瞪。

  「……」一陣冷風從身後吹過,優特決定還是趕快吃完飯趕快去樓上補眠吧。

  剛才幾人已經安排好了睡覺的房間。優特和學長大神文苳自然是同一間房,而美少女三人組則是黏TT的選擇住一起。

  愉修嘛……他選了小秋隔壁的那間單人房。

  呵呵意味真明顯啊愉修大大。其他五人各自給了愉修一個嘲諷的臉,不過愉修一個無視技能就已經贏了。

 

05。

 

  早餐過後,優特和文苳回房休息(雖然三個美少女不認為兩人只是休息這麼簡單而已),美少女們決定跟著麗卡一同做家務順便參觀房子,而愉修則是頂著照顧小秋的名義在和小秋培養感情。

  「小秋啊,你吃個飯法力就會恢復啊?」看著眼前身高差不多一百六十五上下的小秋,身上的衣服有些緊,鎖骨微微露出的模樣,纖細的腰身被勾勒出來,看得愉修忍不住嚥下一口口水。

  愉修當然知道小秋現在未成年,但是有些事情是無法如此果斷否決的啊。

  然後,愉修否認自己有戀童癖。

  「對啊!因為吃飽飯就會精神滿滿了!」小秋傻笑著,然後往愉修身上蹭。

  「你這麼喜歡讓人抱啊?」愉修戳了戳小秋軟綿綿的臉頰,雙手環胸,就是不肯抱。

  「唔……愉修……」小秋奮力的想把環繞在一起的首扳開,無奈他只是隻未成年的兔子,就是成年了也不一定做的到,把一個平時就有在健身高大男人緊握的手扳開。

  「小秋啊,你喜歡我嗎?」微笑著。愉修覺得這小傢伙這樣央求自己的樣子挺可愛的,於是就這麼自然地發展下去。

  「嗯!喜歡!」小秋胡亂的點著頭。

  小秋真的很喜歡愉修,他覺得愉修笑得樣子很溫暖,和別人都不一樣,不管是爸爸媽媽、葉麒殿下、蘭研大人,或是今天剛認識那些大哥哥大姐姐……而且愉修看著他的時候,他都會看到那個眼神裡頭的……豐富感情?小秋不曉得該怎麼形容愉修的心意,但是總覺得就是那麼一回事。

  而且……「小秋最喜歡愉修身上香香的味道了!」見自己這樣的舉動一點用也沒有,小秋繞到了愉修的身後,然後抱住他。

  愉修無奈了。

  嘆了口氣,他把小秋拉到了自己的懷裡,「可是小秋知道嗎,我不喜歡你讓我以外的人抱啊。」

  嗯,愉修決定要來教小秋一些規矩。

  一些動作只能對自己做出的規矩。

  (←天啊大哥你佔有慾怎麼這麼強。)

  「嗯?為甚麼?」小秋抬起頭,兩隻紫色的大眼睛眨呀眨的,發出閃亮亮的光波。

  「如果別人要抱我,你肯嗎?」愉修有點緊張,如果這東西趕說肯,那他也許會對他進行一番調教……

  小秋愣住了。

  他顯然完全沒有想過這些事情呢。

  「小秋,如果蘭研先生和葉麒先生擁抱,你會介意嗎?」愉修開始引導式的問。

  小秋搖搖頭,髮鬚弄的愉修臉頰癢癢的。

  「那如果我和文苳或優特抱抱呢?」愉修在小秋白耳邊輕聲地道,然後順勢吹了口氣。

  小秋很明顯的抖了一下,然後瘋狂的搖頭。

  「我不要!愉修只有我可以抱!」緊緊的抓著愉修的衣服,小秋股起了臉頰,然後也在愉修耳邊道:「愉修,我以後不會給別人抱了,那你一定要給我抱抱喔!」

  軟軟的氣息吐在耳邊,愉修差點以為自己要硬了。

  「嗯。」愉修聽見自己的嗓音有點沙啞。

  這小子真是懂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啊。愉修感嘆。


评论
热度(1)

© 軒然XuanR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