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喜歡貓的學測戰士。

涉略 - 全職高手、特殊傳說、吾命騎士、排球少年、冰上的尤里、Seventeen、niconico、劍俠情緣參

腹黑勇者X傲嬌大魔王(特雷爾X摩亞)

我來發文嚕(灑小花)

這篇是舊作(其實也不是很久)(?),喜歡很久的魔王勇者CP

也是我同學的生日禮物來著XDDD不過有一段時間了←_←

之後可能也許大概或許會出番外(?)


01。

 

  「陛下……」

  「我之前說過什麼?」嬌小的身影椅在金燦燦的華麗椅子上頭,有一下沒一下的推著頭上那略顯過大的皇冠,「我說東就是東,敢往西的人誅殺無論!」

  他是剛即位的幼年惡魔,同時也是惡魔之首──魔王。

  兩個月前,他的父王死於那個從無名小鎮突然冒出的勇者手中,然後他便被眾臣們推湧上位,大略處理過其他皇子派系的丞相以後,那個勇者又攻來了。

  眾臣看著那張冷漠的臉孔,犀利的眼神,如果不是那張娃娃臉,他完全和他的父王一樣,帥氣又有威嚴。

  帥氣他是有了,就差那一份長大以後才有的威嚴了。

  「是!」眾臣齊聲,轉身,在走出大殿的那刻,展開黑色的翅膀飛了出去。

  這裡是地獄魔山後面的一個宮殿,地獄之首閻王與魔王的父親是知心好友,因此對代他也是極好,在即位以後他還能如此悠閒,也多虧了那位閻王。要不是他,他現在可能已經為了勇者攻來這件是忙得焦頭爛額了。

  但是,自己的事情還是得自己解決,況且,如果除掉了勇者,這也是他鞏固子民與大臣之心的一個好機會。

  確認這個大堂只剩下一個人以後,魔王微微的瞇起眼,一道黑色之中帶著絲絲燦金的光芒從腳底升起,纏繞住了他嬌小的身軀,然後消失在這個空間。

 

 

  走在地獄的首都──地府之中,批著斗篷的魔王將帽子緊了緊,鑽入小巷,繞了一會兒以後來到了水晶牙區。

  水晶牙區如其名盛產能夠治百病的水晶牙,不過說是盛產,也只是一年出一批大約一百多個的水晶牙,但是比起其他地區一年可能不到一個的產量,的確算是盛產了。

  除了盛產水晶牙,水晶牙區還有一個有名的觀光景點,冰晶谷。冰晶谷是座由冰晶結成的U形谷,平時走動的人群很多,但是這陣子勇者攻來地獄,眾惡魔或是觀光客都不敢前來,怕不小心牽扯入戰爭而喪命,所以一個人影也沒有。正好,這樣魔王就不用在夜晚偷偷一個人來到冰晶谷散心了。

  站在谷的中央,這裡是自己到地府玩的時候發現的寶地,儘管之後被開發成了觀光地區,卻依然不失它原有的光輝,這也是為甚麼魔王會如此珍愛這裡,不惜支開丞相們也要到這裡來。

  照理來說,勇者攻入地獄,他身為魔王應該待在宮殿之中,命令士兵們迎戰,但他實在不想這麼做。

  有的時候,他覺得如果自己死去,就不會有這麼多麻煩事了。

  他是父王最小的孩子,理應不會有自己得到王位的一日,卻因為父王的坐上了這個寶位,而閻王叔叔又不准他離開,他就只好接下了這個大位,然後和自己的兄長們互相殘殺,直到現在只剩下一位二皇子被囚禁在宮中。

  如墨一般玄黑的斗篷被染上了銀光,魔王的黑眸中透出了點點金光,如同他身上的光芒一般照耀了被夜色染上灰暗的冰谷。

  ……

  原本已經放鬆的表情突然冷了起來,魔王的眸中閃過了一絲冷冽,黑色的魔法從斗篷中的手心竄出,勒向了站在角落的身影──

  然後被輕易的躲開了。

  「你是誰?」冷著表情,魔王的心情有些忐忑。

  敢在這個時間點走出門外的必定不是什麼三腳貓,如果是他們這邊的人,那他肯定不只平安無事,但若是來討伐他的……

  儘管心心念念的死,卻在死前的那一刻而緊張,這恐怕是自己與人類相像的一個點吧?

  ──他是父王與混到人類血統的天使所生下的半惡魔。

  母親是一位來自異國的公主,和父王相戀之後生下了他,卻也因他而死去。

  自己得到父王的喜愛也正是因為自己的皮相與母親相似,難道他自己會不知道嗎?

  「我是來自地球表面的人類,」那人從黑暗之中走出,嘴角帶著一絲從容不迫的笑容,「你又是誰?」

  「……你來到以惡魔為子民的地獄卻問我是誰?」嘴角揚起了一絲冷笑,面上的警戒加深了一分。

  「也是,你不是惡魔能是什麼?」那人自嘲的輕笑一聲,走到他的身邊,優雅的坐下,「我是來討伐魔王的勇者,特雷爾‧索瑟,你呢?」

  「……我叫摩亞。」摩亞盯著眼前的人許久,好一會兒才僵著身子坐下。

  他不打算說出自己的全名,因為那個姓只有皇族才配擁有,如果說了,自己的身分可能也會被知道。

  「呵呵,你真有趣啊,」特雷爾雙手撐著冰晶的表面,「一般的惡魔一看見我就跑走了,而你卻坐在這裡跟我聊天。說實在的我實在是很無聊,好不容易結覺了一個大魔王,正要回鄉交接這個勇者的職責,誰知新的魔王來的這麼快,新的勇者又還沒準備好交接,結果我只好再來打一次魔王,真是有夠累的呢……」

  摩亞黑了臉,這個人居然在惡魔的面前說魔王的不是,儘管是前魔王,也夠讓人不爽的,何況是前魔王的兒子,「殺了魔王以後,你居然還有臉回到地獄,也真夠大膽。」

  「是啊,早知道就不來了,一路上對付士兵們就夠累人了,看來這個新的魔王幹得還不錯。」特雷爾嘆了口氣,「如果這個魔王是我們這邊的人該有多好,可以幫我想策略甚麼的……」

  原來這個勇者這麼懶!摩亞覺得自己的脾氣快要爆發了,好不容易忍下以後才冷聲開口:「那你幹嘛還來?幾百年來不曾有勇者來過,魔王也沒做甚麼傷天害理的事情,為何還要攻打過來……」

  「是啊,你以為我想來嗎?」特雷爾歪著頭,青絲隨著他的動作垂下,「我的族人從小就被教育,攻打魔王是勇者的本分。他們見我訓練得有模有樣,自然是把我送出來打魔王啦。」

  月光打在特雷爾的側臉,微敞的衣領隱約可以看見鎖骨──摩亞居然有一瞬間覺得這個勇者很美。

  「……」

  沉默,思考了勇者一番話後,摩亞不知道該怎麼回他。

  因為特雷爾是被推出來送死的。

  「你覺得我真的有那個能力戰勝魔王嗎?小惡魔。」特雷爾淡淡的笑著,站起身,「我只不過是幸運了點,在魔王身體虛弱的時候攻進了宮殿而已。」

  「要不然你此時見到的就不一定是我了喔。」

 

02。

 

  走在街上,摩亞又偷偷跑出來了。

  太陽才剛升起,摩亞在宮殿以「想要一個吃早餐的心情來到了後花園」,然後便趁機施了自己最擅長的移動魔法離去。

  轉移的地方是靠近邊疆的小鬧區,歐式風格的店家緊緊掩著門窗,沒地方可進去休息的摩亞只好走進了全年無休的醫療診所。

  這醫療診所外頭站了好幾十個人類的大兵,看來是被攻下了。

  一邊走著,他的身子漸漸變的透明,等到完全透明時正好走入了人群的視線之中。摩亞大大方方的就這麼走進了診所。

  裡頭只有一個人類和一隻惡魔,而惡魔正是他那擅長醫術的好友,尼克斯。

  瞥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人類,那人居然是自己前幾天在冰晶谷遇到的勇者──特雷爾。

  「喔呀,摩亞小弟你真是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往邊疆跑。」尼克斯饒了饒自己凌亂的咖啡捲髮,然後起身替來人倒了杯茶。

  尼克斯是摩亞以前來到這裡打混摸魚散散心時認識的,那時的摩亞貪玩受了傷,就是被尼克斯看見帶回來診治了才平安無事。

  後來尼克斯被封為皇醫,只是這惡魔閒不下心,便讓摩亞把他送回邊疆替大兵們治病,也算是盡了自己的醫心。

  「我不怕他。」摩亞淡定的坐到了一邊的沙發上頭。

  混血兒如果是混了亞洲與歐洲的血統,會因為血源差距大而更加優秀,特殊種族也是這麼一個概念。

  所以,父母親為對立種族的摩亞更是不會因為區區一個人類而畏懼,相反的,他很好奇這個人類的力量到底有多強大。

  「嘛,好說歹說我也是個被俘擄的小醫生,陛下您就演個戲陪陪我吧。」尼克斯無所謂的聳聳肩,然後繼續自己的動作,檢察特雷爾的身體狀況。

  「這人是人類那邊派來的勇者,幾天前我在冰晶谷遇上了。」摩亞瞪著特雷爾的側臉,從水晶牙區到邊疆這裡需要大約七天的時間,他不相信區區一個人類有這個能耐。

  「這人的身體狀況其實還不錯,我晚點會再偷查一下這人的隊伍裡是不是有我們的對立種族,或是他自身擁有特殊能力。」尼克斯聞言皺眉,如果牽扯到了光明種族,這件事就不怎麼好辦了。

  「我認為是後者的可能性大一點。」摩亞始終不相信自己的父王會被區區一個人類打倒,儘管自己也有人類的血統,但他不得不說人類真的是一種很脆弱的生物。

  何況,這個特雷爾那天居然避開了自己施出的黑魔法,那可不是一般練過拳腳功夫的人能做到的……

  「唔……」正打算開口的尼克斯再聽見特雷爾發出的呻吟以後被轉移了注意了。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索瑟先生?」一直對研究人類大有興趣的尼克斯感覺十分興奮,身為特殊種族,而且還是惡魔的他從沒想過可以診治一個人類。

  「還不錯……咦,是你啊摩亞,正巧,又見面了。」有些吃疼得坐起身,特雷爾看向了大爺一般坐在沙發上的摩亞。

  「索瑟先生,這位是我朋友的孩子,幾年前被送到我這兒學習魔法和醫術,原本以為你們會直接攻入地府或後山,所以留在這裡,誰知你們反而先攻陷了邊疆……」

  「呵呵,可不是?我也不知道會變成這樣子啊,那些小雜兵真是有夠麻煩的。」特雷爾顯然心情不錯,又看向了一邊安靜不說話的摩亞,「小朋友,看你這身材瘦弱的,居然還能使用魔法,原來是因為在醫生這裡學習啊。這麼說來,你幾歲啦?」

  「我已經十四歲了,不是小朋友。」摩亞皺眉,不自覺的嘟起了小嘴。

  特雷爾看他那副倔強不服輸又帶點委屈的眼神,心中最軟的那塊頓時被觸動了。

  惡魔這種東西怎麼可能會可愛……特雷爾將腦海中莫名的想法抹去,「十四歲也是小朋友啊……」

  「在人類的國家,十四歲已經當了兩年的青少年了,不是嗎?」摩亞完全不信他的話。

  要知道他可是把幾個自己有興趣國家的法律條文都背起來了,因為一直想要去看看母親生活的那個環境,但是想來,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似乎都沒機會了……

  特雷爾有些訝異的挑眉,但看著摩亞一臉陰鬱就沒有接著話題說下去,「尼可斯,我的傷怎麼樣了。」

  「好的出奇快,本來需要一兩個星期才會完全好的傷已經好大半了,儘管放一百二十個心去打仗吧。」明明是惡魔卻對以惡魔子民為主地域被攻陷一點興趣也沒有的尼克斯慵懶的打了個呵欠,「既然沒我的事情了,那我就去睡啦,摩亞幫我好好招代一下啊。」眼中的意思很明顯的就是「既然你偷溜出來,就幫我應付一下客人吧」。

  雖然人類很有趣,但是補眠更重要啊。已經熬夜兩天的尼克斯一躺上床就不省人事了。

  兩個人就這麼大眼瞪小眼;大眼是摩亞,小眼是特雷爾。

  「所以……你現在是要來照顧我嗎?」無辜邪笑。

  「去死!」忍耐已久的幼年惡魔終於炸毛了。

 

 

  在那之後,特雷爾舒適了好一段時間。不管走到哪裡都有一隻小小的惡魔跟著,而小跟班不知道為甚麼也挺喜歡跟著他的,雖然跟班本人不承認自己喜歡跟著特雷爾。

  在相處多日以後,摩亞終於開口問出心中藏匿已久的疑問:「你們人類……人類的世界到底長得怎麼樣子?」

  「嗯,其實和你們這裡差不多,只不過經過一連串的革命以後,大自然的資源被掠奪,土地被填平蓋起了高樓大廈,城市的空氣很差……基本上要選的話,我還挺喜歡這裡的喔。」特雷爾摸了摸摩亞柔軟的青絲,這才發現原來小跟班在他身後跟著問了一大堆關於人類世界事物的原因。

  除了法力高強以外,這麼看著,摩亞簡直就像是個剛上中學的學生罷了。

  吞了吞口水,特雷爾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變成了戀童癖。

  摩亞哼了一聲,小傲嬌的揮開了他的手,「不要摸我啦!」

  出奇的,這居然更讓特雷爾覺得這傢伙像個人類。

  而且味道也不像惡魔那般混濁,長期與惡魔抗爭的特雷爾頓時疑惑了。

  站在眼前,紅著臉嘟著嘴的小孩子真的是惡魔嗎?

 

03。

 

  戰爭開打,特雷爾離開了小診所,摩亞也該回去宮殿了。

  自己消失了這麼多天,那些丞相們不知道懷著怎麼樣的心情呢……摩亞勾起了嘴角,和尼克斯打了聲招呼以後,轉移回到了他宮殿裡頭的小花園,準備來個出奇不意的回歸。

  「陛下!」摩亞的貼身侍衛,查理站在花園門口,一見到黑色之中帶著金燦的光芒便單膝跪下行禮。

  查理從小和摩亞一同長大,是摩亞最信任的侍衛,所以在他登上大位以後便被調來做了他的貼身侍衛,其實不過是個讓他自己能夠隨意轉移出去的障眼法。

  「這幾日那些狗奴才做了什麼事情應付變局。」悠閒的坐上了小桌前優雅的白色鐵椅,一杯熱著的紅茶被端上了他的桌前,查理這個侍衛兼任僕人做的實在稱職,摩亞決定等事情落幕以後要好好的給他放個假。

  「那幾位還不太敢放手去做,暫時奪了兵權去攻打殺來的小卒兵。屬下推論勇者會混在這些小卒兵之中,畢竟卒兵即使溜進了宮殿也會輕易被攔下,他們肯定沒有注意。」

  「呵呵,我看他們應該挺喜歡我被這些卒兵殺死,這樣我就算死了也是聲聲臭名。」摩亞優雅的喝著紅茶,一口飲盡,「去把我的皇冠和手杖拿來,我要會會那些不知死活的老狗。」

  場景轉換,身穿優雅的金色大衣,摩亞神色嚴肅的瞪著眼前跪在地上的幾人,心中鬆了口氣,表面上還是裝做憤怒,「你們這群廢物!剛才那個雜魚是誰放進來的!」然後指向了一邊被五花大綁的黑衣人類,「要不是本王的反應快,現在你們見到的就是本王頭身分離了。」

  跪著的大臣們看著魔王那張冷笑的嘴臉,都知道他們的末日已經到來。一邊幾個沒做錯事的連忙感嘆:幸好他們沒有被人類慫恿,故意放到卒兵進到宮殿裡頭,不然下一秒沒命的肯定是自己。

  其實不是每個大臣或丞相都認為惡魔可以戰勝人類的。他們的魔王年紀尚輕,一個不注意可能就會被奪去性命。唯一剩下的那位二皇子已是瘋癲之人,魔王膝下無子,到時候整個地獄將因無主而陷入慌亂,他們自然得先想好自己的下一步出路,因此才被人類的三言兩語給迷惑了。

  摩亞幾句話便判了死刑下來,然後惡魔頭落地,他心頭的不定時炸彈也被解除了。

  之前因為那幾隻老狗的存在,他一直綁手綁腳的,現在他終於可以好好大展身手了。

  「查理,去把我的盔甲拿來。」

  「陛下明察!現在這個情況,陛下應當待在宮殿裡頭受到保護……」

  「無禮之徒,還不快退下!」守在一邊的查理抽出寶劍將上前要攔住摩亞的的人給擋住,然後轉身對摩亞道:「陛下請往這裡來。」

  「我的臣子們,如果我再不出面,恐怕這個國家真的無可挽回了。為了我的子民們,這是我該做的。」稚嫩的嗓音說著這段話,幾個老傢伙頓時有些鼻酸。

  「如果我無法歸來,讓二皇兄登上王位,閻王會幫著我們的。」然後轉身,黑色的身影瀟灑離去。

  其實,他的確是去送死的。

 

 

  尖銳的尖叫聲竄入了耳朵,撞擊著耳膜,特雷爾的刀刀落在人最挫弱的部位,人頭紛紛落地,心中卻是無限的沉重。

  幸好那個小跟班不這裡,要不然一個不小心就會被砍死了。特雷爾不小心分了神,差點被一邊的死兵給砍傷。

  「混仗!你再分心,下一次就真的死了!」替特雷爾擋下刀劍的席馬憤怒的大吼。

  「抱歉。」特雷爾難得真心的道歉,因為他剛才的確犯了戰場上的大忌。

  突然,天空變得陰暗,甚至打起了雷。特雷爾的好幾個同伴都被雷打中,當場身亡。

  「是魔王陛下!」不知是哪一個惡魔這麼大喊,隨即場面一片混亂,有喜有悲,也有興奮的。

  「太好了,那該死的新魔王終於要出來了!趕快打一打就可以趕快回家鄉娶老婆了……」心心念念著席馬勾起了嘴角,扭了扭脖子,躍躍欲試的一邊避著閃電,一邊期待的望著天空等待魔王出現。

  天邊雲朵最茂密的地方突然發出了陣陣黑光,隨著黑光出現的是特雷爾十分熟悉的金色璀璨,看著頓時傻了眼。

  那個從黑色銀河中出現的正是剛才他正掛念著的惡魔──也是惡魔之首,魔王;摩亞‧克蒙薩魯‧幽芮兒。

  摩亞……那個可愛又可憐的小惡魔居然是新上任的魔王?

  一陣刻骨銘心的絞痛突然攀上了他的胸口,緊緊的抓著胸襟,好一陣鼻酸過去以後他才回過神。

  即使知道了摩亞就是魔王的這個消息,在看見那張面無表情的小臉時,他卻感到一陣陣得心疼。

  那表情就和他當初對上前任魔王時一樣,已經認為自己將會死去時的那種覺悟、那種絕望是如此熟悉。

  「摩亞!」不顧自己會使用法力的秘密會被發現,特雷爾從馬上一蹬,順著風飛上了天空,站在離摩亞……或說是魔王有十公尺的距離外,「你怎麼會在這裡?為甚麼會穿著這身衣服……」

  「儘管內心明白,卻依然逃避。特雷爾,你果然是個貨真價實的人類呢。」摩亞冷笑,他年紀尚輕,還不曉得自己內心那糾結代表了甚麼,只當是對特雷爾的恨意。

  他恨他殺死了他的父王,也恨他害自己必須被強迫踏上這條路。

  如果父王沒死,他可以讓父王立和自己感情甚好的二皇兄為新魔王,然後和查理一同到人類世界遊歷,之後可以定居於母親的家鄉,英國。欣賞著日落,一年又一年得過去,直到惡魔將近永恆的生命逐漸衰退,然後回到魔神的身邊,等待下一世的輪迴。

  下一世,他想做一為平凡的人類,想要體驗上學、上班,認識一些狐群狗黨。可以自由的走在街上,不必獨自一人在夜晚偷偷溜出來,還得害怕被認出來。

  不過他現在做了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恐怕是沒有機會參與輪迴了。就算進了輪迴,可能下一世會成為更加令人畏懼的種族,再一次受盡折磨……

  惡魔的生命將近永恆,他卻不屑於這樣的永恆。

  做人類多好,只有一百年可活的期限讓他們懂得珍惜,並且懂得去體驗人生,才能創作出如此之多的文學作品。

  算了,想這些有什麼用呢?都是將死之人了……

  「摩亞……」清楚的看見了摩亞眼底的那份恨意,特雷爾這才想起來摩亞的父王是殘死在他的手裡,連忙提起劍。

  不過,特雷爾看見了恨,卻忽略了藏在恨意之下的那份悲慟和羨慕。

  「特雷爾,念在我倆的友宜,我會完整的把你的首級給砍下來的。」從空氣中抽出了一把黑劍。黑劍和摩亞的人一樣,散發著燦爛的光芒,差點亮瞎了眾人的眼。

  「我接受你的挑戰。」特雷爾揚起了嘴角,儘管他知道這個笑比哭還難看。

  初戀萌芽以後卻又馬上失戀,特雷爾收起了自己那不正經的心思,他還得執行自己的任務,不能被私心給迷惑了。

  ──殺死魔王正是勇者的本分。而他是勇者,眼前的人是魔王。

  一線之隔有如千江萬水,特雷爾直驅驅的飛向了摩亞。

  兩人過了幾招以後,身上都充滿著傷痕和汙漬。特雷爾身上有幾處都被砍得露出了鮮血,而摩亞身上只有幾處擦傷,勝敗十分明顯。

  突然,一隻飛箭射向了他們兩人所處的位置──直直射向摩亞。摩亞閃身,特雷爾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他的寶劍頓時一重,血肉被刺穿的聲音很熟悉,僵硬的轉過臉,他的劍居然刺在摩亞的胸口。

  而剛才那瞬間的動作就像是特雷爾趁摩亞閃躲飛箭的時候刺向了他的心臟,獲得了勝利……

  人類一方爆出了勝利的欣喜,眾惡魔看著自己的主子胸口冒著血,突兀的尖叫:「魔王居然流血了──」

  魔王流血有什麼好稀奇的?眾人類往上一瞧,頓時也愣住了。

  從魔王胸口滾滾貿出的血是代表著人類的紅色,而非惡魔所擁有的黑色之血。

  是啊,為甚麼魔王會流出紅血呢?

 

04。

 

  特雷爾覺得自己的所有疑惑頓時被解開了。

  為甚麼身為一個惡魔會對人類世界的一切都敢到如此好奇?

  為甚麼身為一個惡魔全身上下卻完全感覺不到邪惡的氣息?

  為甚麼身為一個惡魔會有做出這麼多類似人類的行為舉止?

  ──為甚麼身為大魔王,魔法的光芒卻是黑暗中帶著金燦?

  那樣子的金色灼人耳目,第一眼見到的時候,特雷爾甚至覺得這人是天使,散發著金色光芒,卻被囚禁於牢中的黑色墮天使,只要輕輕一碰,就會如煙灰般散去。

  胸口冒出無盡的血,從一開始寶劍就拿著微微上揚的特雷爾感覺到了鮮血滴落在他的頰邊,頓時茫然的仰視著摩亞精緻的五官,「你不是惡魔……」

  「咳,我當然是惡魔。」摩亞咳出了一口鮮血,「不過體內充斥著四分之一人類的血統罷了……」

  「別說話,我、我現在帶你去邊疆,去找尼克斯,他一定能救活你……」雙手環抱著那嬌小的身軀,四神無主的開啟了移動魔法,一道白色的光芒壟罩住兩人,然後消失在惡魔們和人們的眼前。

 

 

  「放心吧,摩亞的內力高強,不會有事的。你也別太愧疚,這小子自從登位以後總想著去死一死甚麼的,你也完了他的願望,說不定醒了以後還會怪你把他帶來呢……」尼克斯拍了拍特雷爾的肩膀,不過說出來的話卻十份刺耳。

  「什麼意思?他不想登位嗎?」特雷爾完全不介意,他比較關心他剛才聽見的消息。

  「摩亞他所嚮往的一直是到人類世界去,體驗人類的生活,然後遊歷全世界。並在人類世界老去。

  「但是摩亞是個沒有野心卻很有能力的人,他的父王一直想把他捧上王位……要不然你以為你能夠那麼輕易的殺死前魔王嗎?」

  特雷爾背後頓時冒出了一層冷汗──原來族人們口中的英雄居然是別人為了自己的私心而施捨的。

  「摩亞因為被迫登位而傷心了很久,結果下定的決心卻是這種……」尼克斯搖搖頭,走出了病房。

  看著躺在床上病懨懨的小臉,特雷爾的眼角濕濕的。抹了一把才發現,他居然哭了。

  胸口傳來陣陣的悶痛,他不知道在摩亞的床邊哭了多久,睡了多久,接下來的幾日他除了上廁所以外不曾離開摩亞一公尺以外,連吃飯都是在病房裡,請尼可斯送進來。

  將近一年的時間,摩亞終於醒了。

  蒼白的小臉恢復了一絲紅暈,他看著床邊憔悴的側臉,喃喃自語:「這裡是天堂嗎……」

  「你覺得天堂還會收你嗎?」一邊早就算好日子的尼克斯端著一碗粥走進了病房,其實他早就推算出摩亞會醒的日子,只是怕到時候沒醒,特雷爾會失望的把他砍頭,所以沒有告訴他。

  「也是……」嘴角勾勒出了一絲諷刺的笑容,摩亞的雙手無力,想要伸手去拿晚,但舉了馬上又垂下,同時也把特雷爾弄醒了。

  「摩亞?!你醒了……」特雷爾又驚又喜的摸著那張明顯瘦了許多的小臉,心疼的想要抱住摩亞,卻被尼可斯給拉開。

  「先生,你知道你幾天沒洗澡了嗎?我看快一個月了吧?」然後把人丟進了一邊的廁所。

  「他怎麼會在這裡……」垂下了眼皮,摩亞複雜的看著那個被丟進廁所的背影。

  「你造孽了啊孩子,人家愛你愛的無藥可醫,一整天都心心念念著你醒來。」尼克斯似笑非笑的把碗放在一邊的櫃子上,「等等讓那傢伙喂你,你們好好聊聊吧。」

  呆滯的看著尼克斯離去的背影,摩亞完全搞不清楚狀況,腦海中只剩下剛才那幾句話──

  『人家愛你愛的無藥可醫,一整天都心心念念著你醒來。』

  愛!?特雷爾愛他?

  蒼白的小臉瞬間染上了迷樣的色彩,正好洗完戰鬥澡的特雷爾踏出了門檻,結果一走出來就被枕頭砸到。

  「你、你喜歡我?」

  「你怎麼知道?」頓了一秒,特雷爾皺眉,「一定是那個庸醫跟你說得對吧?」頓時他的表情變得陰沉,不過馬上就收斂起來。

  他原本是想等著摩亞的身體恢復以後才要告訴他的,現在全被那個混蛋給弄亂了順序,簡直找死!

  「你這個變態!戀童癖!老子才十四……」

  「摩亞,過完年後,你已經十五歲了,再一年就是可以訂婚的年齡了……」

  「你滾!老子是男的……咳咳……」

  「摩亞,你還好吧?先喝杯水……」

  「滾──」

 


评论
热度(2)

© 軒然XuanRain | Powered by LOFTER